心理小报202104揭秘原生家庭版 - 心灵之窗 - 江苏省启东中学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德育天地  > 心灵之窗

心理小报202104揭秘原生家庭版

2021/4/28 20:07:24

编者语:摆脱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,需要知行合一,如果你对此感到孤独、惊慌、恐惧、焦虑,相信我,这都是正常反应。

 事实上,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些情绪,但总有办法,可以把情绪引导向有益于自己的方向。

 从过去飞跃到未来,是一条漫长的过程,但只要全力以赴,你就会发现,阻碍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大。

 后路是深渊,过去是阴霾,往前看,才能看到曙光. 

世界和我爱着你。

追踪8个贫穷孩子的一生——原生家庭突围,要做对哪些抉择?

印度加尔各答红灯区,有8个孩子:

他们不识字,不上学,不知道父亲是谁。 

他们有着各自悲惨的童年,和同样做站街女的母亲。 

摆在他们面前的,似乎只有两个选择:当混混,当妓女。

可随着女摄影师泽娜的到来,一切悄然改变。

泽娜打算拍一部关于妓女的纪录片,可大人们对镜头充满了敌意,拍摄困难重重。只有孩子们,愿意接近她。

于是,她找来了这些妓女的孩子,教他们摄影,想通过他们纪录自己身边的生活,得到想要的素材。

孩子们拿着相机穿梭在红灯区的每一个角落。 

最终,泽娜的纪录片,拿了当年的奥斯卡。

获奖之后,泽娜动用各方资源,帮助孩子们争取到了去美国上学的机会。

“一切像极了一个童话故事,一个走向happy ending的故事。”

可生活从来都不是电影。.

之后孩子们的人生,云泥之别。  

少女普瑞蒂步母亲后尘,成为一名高级妓女;

而少年阿吉进入寄宿学校,成了一名好莱坞制片人。

同样的出身,同样的机遇,为什么有的人摆脱了原生家庭的桎梏,有的人却被不幸吞噬? 

在他们拍的这部纪录片《小小摄影师的异想世界》里,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。


原生家庭到底如何影响我们?

“男人都不好,醉醺醺大吵大闹还满嘴脏话。”

“没有比我们更卑贱的人了。”

“生活本来就充满痛苦难……” 

9岁的普瑞蒂和小伙伴,面对镜头说下这番话。

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孩子们从小接触的,是嫖客、妓女、瘾君子...... 

有的孩子随时可能会被卖掉......

有的孩子只等长大,然后开始做妓女......

哲学家马克说:“人类主要是通过思考方式,来感受世界”。

孩子们在红灯区长大,思考方式和环境融为一体。

“人生艰难”“我很卑贱”这样的想法就像一个烙印,深深刻在他们脑海里。 

这个烙印,就是核心信念。 

是从一出生开始,受环境、身边人的影响,形成一个对自我,和对世界的基本认知。不容易被觉察,却主导着人的各种选择。 

泽娜教摄影的过程中,为了避免女孩被家人逼迫。

她将孩子们送出红灯区,可还是有一大半孩子回到了红灯区。

无论泽娜怎么劝阻,孩子们都认为“我太差劲了”“我活着一点用都没有”……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,拉着他们走入深渊。

这双看不见的手,就是他们的核心信念。 

最终,除了阿吉和小琪,其他的孩子都日渐沉沦,用失败的人生来证明“我永远不可能成功”,活成了父母的样子。 

这不是他们的错,是一个家庭的悲剧,一个社会的悲剧。

研究发现,成长中被忽视、被打压的孩子,会更容易形成负性思维。 

负面的核心信念大致分为3类: 

²我不行;

²没人喜欢我;

²我的存在没有价值。

内在被这些信念支配的人,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把生活过的一团糟。


被支持过,就有力量改变

核心信念诞生于家庭环境,但不限于父母。 

亲属或者重要的人的爱,都有积极作用。 

体验到积极情绪,就会形成正向的核心信念。

反之,则是负向的。

10岁男孩阿吉有一个吸毒的父亲,母亲被皮条客活活烧死。 

他的童年充满孤独,唯一慰藉是绘画。

而唯一支持他的,是奶奶。

奶奶有个大柜子,专门存放阿吉得奖的绘画作品和奖杯。

听说可以上学,奶奶特别高兴。

奶奶的爱,是阿吉黑暗生活中的一束光。 

虽然也充满不幸,但是阿吉是被支持的,奶奶的爱滋养着他。

普瑞蒂就没这么幸运,家人只想把她当成摇钱树。

后来好不容易松口,送她上学。

可因为是妓女的女儿,普瑞蒂在学校受尽了同学的排挤……

而这个时候,妈妈又沉迷赌博,欠了一屁股赌债。

普瑞蒂彻底崩溃了,她说:“我什么也不会,除了走妈妈的老路,还能怎么办?”

但仔细想想,除了“卖身”,她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?

在泽娜的帮助下,她本可以去美国念书的。

可一遇上问题,她本能地就会冒出“我果然只能做个妓女”的想法。

这就是基于她的核心信念,产生的自动化思维。

因为觉得“我是不好的”,所以看不到别的出路,像条件反射,驱使她总是用一个反应来看待问题。 

心理问题是在错误的前提下,对现实误解的结果。

1956年,贝克意外发现:即使让来访者自由联想,完全放松,他还是会被自一种歪曲非理性,来自原生家庭的自动化思维操控。 

糟糕的原生家庭,不是让人体验不到爱,而是剥夺了人对生活的希望。 

就像是从小就被绑住的小象,即使长大也看不到别的可能。

可能你会说,会不会被支持,到最后还不是由父母决定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?

不是的。

影片中还有一个女孩叫小琪,父母双亡。

她最终也走出了那片红灯区。 

她和阿吉的共同点是:他们都去上学了,并且坚持到了最后。

“我能进入学校是非常幸运的,我知道这不是理所当然,这就是为什么我努力学习工作。”

他们没有困难吗?有。

但是比起困难,他们更珍视机会,珍视自己的梦想。

最终改变他们生活现状的,是他们愿意改变,并且坚持行动。

我们总是在产生新的体验,遇上新的人。

只要有意识去调整,过去没有体验过支持和爱,是可以在新的经历中体验到的。

就像普瑞蒂,泽娜就是她最大的支持,比父母的支持强有力的多。 

但是她看不见。


突围,不是远离就够了

有人说,原生家庭那么恶劣,远离就好了。

但其实,物理上的距离拉开很容易,心理上却很难。

童年和父母相处的十几年里,我们的内在信念,早已和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融为一体。

从小被父母骂“没用”的人,工作后遇到困难,第一反应不是解决,而是骂自己“看,你果然没用”;

从小被父母棍棒教育,婚姻中遭遇家暴,第一反应不是取证报警,而是反省自己哪里错了。

心理学家埃利斯认为:一个人对事件的反应,取决于他对事件的认知,而不是事件本身。

我们时常意识不到负面的核心信念,或者即使意识到,也觉得“没有其他选择”。 

这是核心信念的特点,也是我们无法摆脱原生家庭的根源。

但其实,只要调整核心信念,行为就有可能做出改变。

埃利斯也说:人会有意无意地,以某种或有益或自伤的方式,去思考、感受、行动。

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,就是把自伤的方式,变成有益的方式。 

不堪的原生家庭,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苦难。

 真正重要的是,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苦难,你想怎么面对它。

生而为人,父母糟糕是没办法选择的。

可是,已经成人的你,是有选择的。

而这,需要我们在成长过程中,一点点去实现:


a. 觉察负面核心信念

认知改变是改善的重要标志。

环境不可能直接指使我们行动或感受。 

任何习惯性的行为倾向,都取决于我们的核心信念。

因此,摆脱原生家庭的第一步,是觉察到那些糟糕负面、有损于自己的想法。

同时意识到:这些想法是非理性的,不现实的。

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把脑海中的想法,放到任何一个人身上,看看对别人是否适用。

比如:讲错了一句话,认为所有人都会看不起自己。那就想想,如果身边有人讲错了这句话,自己会怎么看他?

显然,你并不会看不起对方,同样,对方也不会看不起你。

b. 改变认知,建立自信

当脑中出现不合理认知,学会质疑它。

“我真的差劲吗?”

“我真的一无是处吗?”

“如果朋友和我有同样经历,我也会瞧不起他吗?”

试着否定这些根深蒂固的负面认知,告诉自己:我并不差劲。

去列一下自己身上的优点。

否定负面认知的过程中,我们会逐渐找回自信心。

c. 改变行为

改变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。

普瑞蒂和小琪同时进入大学,普瑞蒂半途而废,小琪却坚持到最后。

相比普瑞蒂,小琪的行为更果断:她父母早亡,凡事只能自己做决定,因而培养了更强的独立性,能够心无旁骛地读书。

很多习惯,都是潜移默化中培养出来的。

改变行为之前,我们不妨先树立一个明确的目标:无论别人如何否定,都要努力实现。

实现目标,如同搭建基础,一个个目标完成的过程,就是个体更新换代的旅程。

d. 寻找同盟的支持

摆脱过去,迎接未来,离不开一个健全的社会支持系统。

真诚的朋友,会为你的一点进步感到开心,你也会因为朋友的喜悦,发自肺腑感受到自己的成长。

同时,家庭里没有体验到的支持、温暖,别的关系里,也是存在的。

良好的人际关系,可以帮你补全那部分缺失。

友人如镜,帮我们看到当时当下的感受,也帮我们用幸福快乐,替换掉童年那些不幸的记忆。